香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郑州银行资本消耗比补充速度快定增计划遭遇监管层12问前途未卜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香瓜财经网

郑州银行资本消耗比补充速度快定增计划遭遇监管层12问前途未卜

昔日地方银行在A股的暴涨狂潮已经谢幕,现在则齐齐步入破净的境地,作为首家实现A+H上市的城商行,郑州银行也未能幸免。

郑州银行在A股上市之初受到一轮追捧后便掉头向下,且逐渐交易清淡,连续走出“心电图”式走势。在2月3日A股受疫情影响的重挫之中,郑州银行也被砸至跌停板。截至2月4日,该股触及上市以来最低价3.95元,当日收盘价为4.12元。而同日,其港股收盘价仅为2.57港元。

事实上,郑州银行A股股价早已跌破每股净资产4.72元,其对此不得不“祭出”稳定股价预案。2019年12月18日,该行发布《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后三年内稳定公司A股股价预案》,预案中称,自2019年11月7日起至12月4日,郑州银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除息调整后的金额4.72元,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根据公告内容,郑州银行拟采取由第一大股东郑州市财政局增持股份的措施稳定股价。郑州市财政局拟以累计不低于截至本稳定股价方案公告之日所享有的郑州银行最近一个年度的现金分红15%的资金增持该行股份,即增持股份金额不低于1104.54万元。

而更令其糟心的是资本补充总赶不上消耗速度,去年7月筹划的60亿增资计划至今尚未获得监管层批准。日前,中国证监会针对其60亿增资计划发出12问,该行在回复后能否获批通过目前还是未知数。

针对股价低迷以及资本补充、定增计划等问题,《投资时报》向郑州银行发出沟通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资本消耗速度快

尽管近几年郑州银行忙着补充资本,但其资本总是显着不够用。

2015年12月,郑州银行在港股IPO,募集资金净额43.35亿元用于补充资本金,当年的资本充足率从2014年的11.12%提升到12.2%,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提升更多,提升了1.43个百分点,从2014年的8.66%提升到2015年的10.09%。

但是该行2016、2017年核心一级资本消耗严重,这两年的核心一级资本分别是8.79%、7.93%,2016年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也较2015年下滑,分别为8.8%、11.76%,2017年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有所提升,分别为10.49%和13.53%。缘何郑州银行2017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继续下降,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反而提升?原因在于2017年10月该行发行了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净额78.26亿元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不到8%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让郑州银行压力很大,不过好在2018年9月,郑州银行回归A股,此次IPO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约27.09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本核心一级资本。2018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得以提升至8.22%。

截至2019年9月30日,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38%、10.49%、13.07%。不过,在A股上市银行中,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远低于平均水平,位列倒数第二。

去年7月17日,郑州银行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而此公告发布时,距离郑州银行回A仅十个月。

根据公告,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不超过十名特定投资者,包括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国原贸易,以及符合法律、法规和中国证监会规定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信托投资公司、财务公司、保险机构投资者、资产管理公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以及其他机构投资者、自然人。其中,郑州控股认购股份数量不少于1.715亿股,百瑞信托认购金额不超过8.6亿元,且不少于6.6亿元,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超过6亿元,且不少于4.5亿元。

此次增资计划尚未通过监管批准,该行今年初收到了证监会针对此次增资方案的12问,其中涉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和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风险、表外业务风险等问题。

百亿理财待转化

《投资时报》去年3月曾针对郑州银行业绩风向突然调整的问题发表《从上涨一成到下降三成郑州银行业绩戏剧反转仅花三月》的报道,文中提到该行不良攀升、拨备下降、不良贷款口径宽松导致不良偏离度高等问题。

在此次证监会的12问中亦着重提到这些问题。

证监会要求郑州银行补充说明,贷款五级分类中,各类别贷款的划分依据及具体比例,划分为不良类贷款是否充分、完整,逾期90天以上贷款情况,是否均划分为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针对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风险防范及应对措施;2018年拨备覆盖率较以前年度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说明拨备覆盖率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进一步下降不能满足监管指标的风险等。

同时,理财业务也遭到问询,包括主要理财投资业务的底层资产情况,说明底层资产运行出现重大不利、不及预期的情况及风险,一级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等方面的合规及重大经营风险等。

根据郑州银行的回复,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该行理财产品投资的资产存在“多层嵌套”的情况,涉及资产规模49.29亿元。在底层资产方面,截至去年6月末,郑州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投资穿透至底层标的资产中,债券和同业存单类资产占比较高,其中债券为59.52亿,同业存单为5.81亿,合计占比为73.05%;其次为基金类资产,金额14.01亿,占比15.66%。

在其非保本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中,债券和同业存单类资产占比同样为最高,其中债券金额260.21亿,同业存单19.70亿,合计占比为60.28%;其次为基金类资产,金额99.15亿,占比21.35%;此外还有部分其他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金额49.29亿,占比10.61%。

郑州银行称,在资产新规过渡期内,该行将根据市场情况,通过持有到期、择机卖出和新老产品转化三个方式进行存量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的整改,计划到2020年末累计将260亿存量理财产品投资的资产转化新产品。

此外,在前述涉及到定增对象中,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及国原贸易为郑州银行关联法人。证监会要求郑州银行补充说明,上述认购对象认购资金的具体来源,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者直接间接使用上市公司及关联方资金用于本次认购的情形。

卧室装修效果图

装修房子

装修工艺

太原装修